会员投稿 投稿指南 RSS订阅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>农业频道>农业动态>

湖南临澧猪场污染百亩稻田多年未叫停官方立案

来源: 京华时报 发布于: 2014-07-18 16:17 点击:

湖南临澧猪场污染数百亩稻田多年未叫停官方立案

 

  

 

  大图:污水流经下游灌溉水塘,产生大量泡沫。小图:黄显荣家还没卖出去的发黑稻谷。

  湖南省常德市临澧县柏枝乡,一个被当地百姓称为“天蓬元帅居住”的养殖场污染当地水库和数百亩农田,曾悬挂“公安局重点保护”招牌。

  该养猪场开业至今6年,一直无“环境影响评价”手续,当地环保部门曾为该厂下发3次警告通知。村民为此上访多年。

  目前,市环保局已经对该厂立案,如果9月30日之前,治污整改再一次无法完工,将上告法院强制执行。

  本版文/图京华时报记者孟凡泽

  □排污

  废水排入农田稻谷变黑当地吃米外购

  该养猪场注册名为“湖南湘瑞健农牧有限公司”(以下简称瑞健公司),地处柏枝乡雨台村郝家垭水库旁。

  据村民黄显荣介绍,他家是距离养猪场最近的,从2008年该场开建以来,他的生活就发生了改变。“以前我们都吃的是水库的水。”黄显荣说,养猪场建成后,污水直接排入水库,1.2平方公里的水面颜色变黑,大量的鱼死亡,村民更是无法再饮用。此后,各家各户打井,饮用地下水。但没过几年,井水慢慢被污,伴有异味。无奈之下,村民集体上告到政府,要求安装自来水。“自来水管铺好之前,我们只能去几公里外的水库上游挑水吃。”去年11月,自来水管道陆续铺设完成。

  除去饮用水,村民们赖以生存的农田也难逃厄运。经村民维权,养猪场的废水不再排入水库中,却转而排入水坝下的田地。据瑞健公司总经理黄定辉介绍,水坝下方近百亩曾经荒废的农田被公司承租,用作生物氧化塘。

  记者前往水库后,下车便闻到刺鼻的臭味。污水从管道排出,流经生物氧化塘,再流入下游灌溉农田的水塘,在距瑞健公司3公里的农田旁,记者见到水塘内水体仍呈黑色,并有大量泡沫堆积,恶臭熏天。据村民介绍,如果赤脚从被污染的水塘旁的溪流走过,皮肤刺痒难受,脚在水里泡久了会痛。“所以现在下水田,必须要穿雨靴。”

  “污水流经的农田已经无法耕种,被污染水塘旁的农田种出的水稻是黑色的。”黄显荣介绍称,他家有10亩地,全部受影响。从去年开始,水稻大量减产,相比以往每年2000斤,现在只有500斤。在黄显荣的家里,记者见到一个储量罐,里面装着还未去壳的稻谷,颜色发黑。

  黄显荣用双手碾压稻谷后,便脱壳出大米,米粒并不完整。“这都不正常,我们自己不敢吃。”他说,当地村民收获仅有的这些稻谷后,会卖往外地,再加钱从外面买米来吃。

  “附近的水塘里,连小龙虾都绝迹了。”黄显荣说,每天到了晚上,蚊子成群,一个夏天要买几十捆蚊香十余罐灭蚊剂。“晚上必须关门关窗睡觉”,他称,孩子早起去上学,打开门后,张嘴说话蚊子都能撞进嘴里。

  □维权

  村民屡次上访治污承诺屡次被拖延

  2013年12月,一份印着200多名雨台村村民手印的请愿书,被递交给当地政府,请求关停猪场。此前,多名村民就已走上维权路,村民雷子荣算是最早上访者,2009年起便开始奔波。

  2012年10月15日,村民张丽军状告养猪场影响其生产生活。法院一审二审认为,养猪场确实存在排污问题,但并未给原告带来直接身体健康影响和经济收益损失(被告租用原告田地,原告有固定收益),所以判决驳回原告8000元的索赔请求。另外,法院判决书写明:在判决生效后(2013年1月22日),要求被告在3个月内通过“环境影响评价”,并按环境影响报告书的规定完善防治措施。

  村民周道兵,曾从乡里找到县里,从县里找到市里,最后到省里,无果。其间,常德市环保局针对省环保厅交办“临澧县柏枝乡雨台村养猪场污水流入水库造成严重污染”信访件,回复称:“污染治理设施于2013年12月31日配套到位,做到达标排放。”

  村民雷霖,去年6月25日,开始在凤凰论坛发帖子,诉说污染问题,初次得到政府回应:该养猪场将在2013年9月份开始建设沼气池。可此问题从去年6月拖到9月,又拖至12月。雷霖上告国务院信访局和国家环保部。今年5月份,他收到当地乡政府的答复意见书:预计养猪场将于2014年6月完善污水处理装置。

  而就在上个月,养猪场方面、当地环保局及政府部门出面,又将整改日期推迟到9月30日。“这种放任企业污染环境的行为,我们老百姓不理解。”

  □曝光

  自挂“重点保护”招牌公安局摘牌并处罚

  今年4月24日,有当地媒体报道该厂污染严重,造成水库大面积死鱼和数百亩稻田受污染。除此之外,媒体拍到该厂门口悬挂“临澧县公安局重点保护单位”的照片。报道登出后,当地公安局回应称,“重点保护”的牌子并非公安局颁发,而是企业自行挂上。随后,公安将牌子摘下,并对企业责任人做出处罚。

  据了解,挂牌者为瑞健公司老板贾从华,临澧县政协委员,有村民称其姨夫为政协主席。对此,临澧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,贾从华有亲戚在政协工作,但一人做事一人当,污染的问题应该由贾从华负责。

  虽然“重点保护”的牌子被摘,但污染问题仍未解决。在今年4月媒体的报道图片中,郝家垭水库中有大量死鱼漂浮在水面上。而京华时报记者在现场走访时有村民反映,水库中大部分鱼已经死亡,养猪场为了净化水质,买来新的鱼苗投入,鱼苗无法适应水质,再次大量死亡。

  “也会有一些鱼,估计是有抵抗力了”,村民胡兴忠说,偶尔为了消遣,也会前来钓鱼,但很少可以钓上来,偶尔有钓上来的,鱼身上也长有白斑,“不敢拿回去吃,就是为了玩,钓上来就放回去。”

  □进展

  市环保局立案保留诉至法院强执权利

  7月13日上午,京华时报记者前往瑞健公司,总经理黄定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该厂确实存在污染问题,主要排放的污水是沼液。据他介绍,由于近年来效益不好,养殖场减产至五六千头猪。该厂成立于2008年,厂长为贾从华。当初规模较小,2011年后重新组建公司,目前有贾从华和蔡瑁(音)两位股东。多年来,因为污染的问题会经常与村民发生冲突,政府部门也多次出面协调,公司一直积极配合,目前已经建立了干湿分离机、1000立方米的沼气池和生物净水设备。“净水设备需要细菌培养,调试完成后,排出的废水便合格了。”

  县环保局主管信访工作的郭大毅表示,该养猪场由于历史原因,一直没有通过“环评”,现在存在污染问题,环保局期间也无法为其评定。2012年年底、2013年10月、2013年11月,县环保局曾对该厂下达共3次“责令整改违法行为通知书”,此外,2014年4月24日,因为该厂悬挂“重点保护”牌的问题,曾联合县公安局,在政府网站上对百姓公告,保证该厂在今年6月30日前完成配置净化排污设备。

  郭大毅称,因为天气原因和施工问题,该厂的排污设备还需要一段时间完善,最迟期限为今年9月30日之前。目前,市环保局已经对该厂立案,如果9月30日之前,再一次无法完工,将上告法院强制执行。村民反映多年,为何迟迟不能解决问题,郭大毅称,县环保局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工作,进程缓慢有多种因素。

  至于为何不能将厂“停业整顿”,郭大毅称,“猪是活体,要求其停产有困难”。


上一篇:山西全省夏粮大丰收 预计总产量将达25亿公斤 下一篇:湖南临澧猪场污染数百亩稻田多年未叫停官方立案   




关于我们隐私版权广告服务友情链接联系我们网站地图